却又没有很羡慕

作者:观影感触

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部电影。清淡的风格和匀称的节奏是它的特色。对白是典型的清新文艺风,温暖的恰到好处,不觉得做作。但是以故事性来说,它算不上精彩,没有所谓高潮和起伏,没有跌宕的情节,似乎没办法一直揪着观众的心。可是,夏日午后的台北,当女主角拖着脸庞安详地坐在柜台,扬起脸庞淡淡一笑的时候,总好像有微风吹过心间,于是世界都变得美好和温暖起来。

故事听多了,笔下的颜色再绚烂,也会希望走出安静的空间,去拥抱自己的故事。而故事拥有的多了,就放下行囊回到那温馨安静的一隅,在foaming和baking的熟悉交叉处忙里偷闲地抬抬头,看看落地窗外明媚的阳光。这个世界依然美好和纯净。

我想这样的生活没人讨厌。安静,悠闲,又真心喜欢。穿干净朴素的衣服,绽放澄澈明亮的笑容,累了就彼此依偎在沙发上发发牢骚,高兴了突然想听人唱唱歌于是十几年的歌谱也就跟着送了出去。

落地窗,白色的小桌子,一杯espresso配一个魔鬼树的故事。悠悠的,缓缓的。温暖的小屋里有舒缓的氛围。动作可以懒散,讲话可以不热情,一切随性,舒服就好。

我想说我羡慕,却又没有很羡慕。

我还记得在图书馆的café打工的第一天,排队的人大概十几个,每个人都在挑剔着不同的咖啡,snikers,white chocolate mocha,vanilla latte,还有他们微笑却又明确要求的数不胜数的小细节,比如这个不要加糖那个要配fat free的牛奶。可怜连foaming都还不会的我一边焦头烂额地收着钱,一遍求助着supervisor,铁制的杯子用了刷刷了再用,foaming总是烫到手,泡沫却也没有打的多好,cream加太少会融在热气里,刷visa要输入末四位卡号,当would you like your receipt和have a nice day重复了太多遍,笑容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越来越灿烂,越来越僵硬。

图书馆的窗外是Lake Mendota,麦迪逊这个城市一个很著名的湖。要是说起来,暖暖的阳光也会把湖面照的波光粼粼和闪耀动人,只是我摆不出好看的角度对着一张卡片勾勒两个小时,我没有清瘦的体型和优雅的动作,我只会在shift结束的时候换下工作服然后背着重重的书包飞奔去上下一节课,然后惦记着要尽快把关于genetic research和indigenous people的关系的paper写完,这样才能在下一个midterm来临之前,抽空复习到dissociat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内容。

当我在微积分和变态心理学的复习计划中苦苦追求着平衡点,当历史被挤到最后一个晚上通宵复习才看得完100多页的课本,当爆肝已经成为不情愿的必然,我知道,朵儿的生活于我而言,变成了一种概念,依旧感人,却不再想念。

我可以写文艺的文章,做文艺的事。

但文艺的生活,我还是站在几米外看看就好。

因为我不是富二代。我要努力才养的起自己。

其实据说台北的天气其实很不好,很少见到明媚的阳光。

但是很喜欢朵儿的妹妹。懒懒散散,说话拖着长音的清瘦女生,留着短短的头发,穿着简单的T恤骑着单车走过,用软软的声音跟每个人打着招呼,然后骑着骑着就对着头顶的树间光影微笑。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女生,我应该会多看好几眼,会想象她拥有着怎样的生活,会遗憾自己没有成为她生命中一个留的下名字的角色,却也会在回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的两秒钟内,忘掉这一切的小触动。

就是这种短暂的存在。美好。却不真实。温暖,却不渴望。

这份优雅和清新,存在在每个女生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引得起共鸣,挑的起感触。

只是当太阳重新升起来的时候,下一个assignment什么时候due,下一篇paper有什么要求,今晚抽不抽的出时间多打一份工多赚一点钱,我想我不会再有空,去贪恋那一刻的台北。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