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成集团2007一个带着口罩的人在穿越很多很多

作者:关于我们

that moment
太阳成集团2007,日记记录着2008。恰恰是没非典。但他却喜欢带着一副口罩。临冬是否使得人们愈加的深沉。有人擦过他的肩而去。他没知觉。 继续往码头走去。天越发得暗淡而失色。一个带着口罩的人在穿越很多很多的杨树。出奇没什么人注意。也许是雪掩盖了一些。也许是他人的围巾掩盖了多一些。或许是这座城市的无望也为他多掩盖了一些。

路渐渐在扭曲。路旁的建筑开始变得平实。在雪里依旧不多分希望。突然,一档莫大的玻璃挡住了他的去路。就像楚门的世界中金凯瑞到达的天崖海角处。但却没有一扇门可以离开。玻璃被一辰薄薄的雪覆盖着。完全模糊得难以看到对面。他有点惊讶了。站在芒芒的雪海里发呆。身体像冻僵了。纹丝不动。10分钟过去了。他猛向前冲去。试图用身体把玻璃撞碎。但却一切却如非他所愿。他绝望了。歇斯底里的疯狂拍打着这片莫大的玻璃。时间在他疯狂中悄然的行走着。但是天的颜色却看不出有任何。哪怕一丝的变化。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呼吸溶开了玻璃上一小片雪。他停止了他的疯狂的动作。猛烈的对着玻璃呼气。一边用手插拭去玻璃上的水气。他可以清晰得看到玻璃的外面的情景。。。。。。。。。。。。

只去过一次水族馆。带着OPPO.耳线随型的张扬在双肩上。脱下耳线的那一刻很宁静。我的心搁浅在你的脸上。放烁着淡淡的海蓝之光。

这里没有地铁。虽然是一样的隧道。我想我离那种川流熙攘的年代已经很远很远。便再无心去观赏那群是否记得我的游鱼。

此刻的我不知道离你有多远。忽迩来一对母子挡住了我的视线。当我再去寻找的时候,你已消失得无踪影。从那个你刚站着的地方拾到一段味道。从一段味道中细细的寻找到你的过去。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