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公道多次表达说李雪莲的事不是法院的事

作者:关于我们

太阳成集团2007 1

冯导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是在上个周末看的,还好没有失望。对于一个多次参与接访、截访的公职人员,我认为该片比较接近现实,虽然略感气力不足,但是在国内审片的这个尺度上已经难能可贵了,特别一场活生生的现代版《官场现行记》硬生生在影片结尾拉了回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差一点都不会通过!(偷笑、偷笑)

太阳成集团2007,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分房和二胎落户与丈夫秦玉和假离婚,结果秦玉和又组了新的家庭,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李雪莲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与秦玉和复婚,再离婚。因为这件事,她找到了法院法庭庭长王公道,王公道根据离婚证和证人证言判定李雪莲败诉,从此李雪莲走上了漫漫上访路,其间,因在北京拦到了某首长,将涉及李雪莲案件的法院院长、县长、市长全部撤了职。但李雪莲本身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她固执的仍想按她自己的逻辑去处理这件事情。又因为一次找秦玉和理论时,秦说她是潘金莲,李雪莲内心又多了一口恶气,一件事变成了三件事,一告就是十年。这十年,涉事的部门和领导很头疼李雪莲,特别是每年BJ召开人大会,顽固上访户李雪莲更让这些领导头疼,他们想了很多办法阻止李雪莲上访,李雪莲千方百计与这些部门斗智斗勇,一年一度上演侦查与反侦查的“警匪”大片(偷笑,偷笑),影片最后是因为秦玉和的意外死亡终结了李雪莲的上访,李雪莲因此大病一场,病好后又去寻死,后被范围饰演的果农开导获了新生。

看了这部电影我有几个感悟,与大家分享下,说的不对,请大家指正。

事实上,王公道判的并没有错,是依法合规的判了李雪莲败诉,但是李雪莲为什么还要上告呢?做为农村妇女李雪莲本身文化并不高,但是影片反映其性格固执甚至可以说偏执,受了委屈之后,没有地方申诉,内心郁结了一口恶气,本来这与第一个接触他的王公道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之后的干部如法院院长、县长、市长都采取了躲避的态度,没有人肯真正从李雪莲的角度出发,肯静下心来与之促膝长谈,使得李雪莲的恶气郁结成了一股强大的精神动力,变成了她一个人与多人或者说一股势力在斗。

李雪莲的事情本身是要找法院的,但是法院判过之后,李雪莲为什么选择了上访的路径?现实中,法院判决慢,执行难,使得人民群众维权时遇到的困难重重,尤显尖锐的是社会问题“老赖”。如李雪莲的离婚案因此也用了十年,法院并没有找到李雪莲重新审理,而采取了扔皮球的态度扔给了政府,面对郑县长,王公道多次表达说李雪莲的事不是法院的事,其用意想把这事件推给政府。

郑县长之流的政府为什么惧怕一个并没有道理的农村妇女李雪莲呢?李雪莲第一次成功拦住“首长”,虽然李雪莲的事情未从根本上解决,但是涉事的大小官员全部撤了职,新任的干部明明知道李雪莲的判决没有错,但是为了保住乌纱帽不得不“委屈求全”给李雪莲送礼,说小话,到家家访等等,未取得效果又采取围追堵截,动用警力和大批信访干部到省到京去找李雪莲。其实,不过就是怕李雪莲再次碰到某位“首长”,一句话的事就有可能将他们集体摘帽。

李雪莲为什么孜孜不倦的唯权上访?十年来,李雪莲已经把上访当成了精神支柱,失去丈夫的她本身觉得委屈,找法院又被判输,一路上所有的官员又都打官腔、逃避,没有人真正听她诉苦,她执拗的性格使得内心当中郁结的恶气慢慢成为一股强大的支柱,当她在黄山与大头发生关系之后,满以为生活可以重新开始,可以换个方向,然而大头仍是为了儿子转正欺骗了她。李雪莲整个精神世界彻底崩溃,如果不去上访,以后她的人生不知道还有什么奔头,当李雪莲听说秦玉和意外死亡,自己将没有理由再上访的时候,她号淘大哭,并说:秦玉和,你这个畜牲,以后让我怎么活?

其实,现实中的上访、维权以及拦访、截访远比影片更残酷更深刻,《我不是潘金莲》不过揭开了整个事件的一角。因此产生的腐败、黑暗甚至滋生的商业链条,以及访民、涉事部门干部的众生相影片也不过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李雪莲最后也没有得到昭雪,诸如李雪莲之类的“李雪莲”仍然与“郑县长”不断的年复一年的打交道,就如影片中的一个镜头,大会依然再开,代表位依然春风满面,有谁知道会场外发生的那些个故事。

如果肯有一个干部肯坐下来与李雪莲促膝长谈,深入了解她的委屈会不会是另外一种结果?如果“首长”指示再具体一点,是不是基层干部不会惧怕无理访、缠访、闹访。如果法院效率再提升,能够真正取得群众信任,是不是就不会有上访维权的事情发生?

所有的如果发生是因为我们还需要一个等待的过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老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