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

作者:太阳娱乐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壁辉,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女。期为日本做间谍。川岛芳子历任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在“业内”享有“帝国谍报之花”的荣誉,被称为“满洲魔女”、“乱世妖姬”、“东方的玛塔·哈丽”。1947年10月5日,北平高等法院在拥挤人潮的围观下做出判决,认定金壁辉(川岛芳子)是叛国者,汉奸罪、间谍罪成立,判处死刑。

那是官方对这个女人一生的概括,生硬,冰冷,不留一点情面。然而在看了电影《川岛芳子》之后,我在眼泪中体会到的仅仅是乱世下野心太大却一直迷茫的女人一生的悲哀。

当她在法庭上被一群不明真相的愚民指指点点,看着那些曾经卑躬屈膝在她身旁摇头晃脑的狗腿子摇身一变满口仁义道德地和她讲着“庄严一点”的时候,她轻浮地笑了。

“法官大人,你有烟吗?”

她说她是日本人,中国无权审判她;她说她不是爱新觉罗·显玗,她是川岛芳子;她还说,那些坏事都不是她做的,当年她只有十岁,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

有谁记得,当年瓷娃娃一样的大清十四格格粉妆黛眉,倔强地说“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有谁记得,国共开战尸横遍野,她说“中国现在需要一个救星”?有谁记得,多少次她信誓旦旦,自认满心为国,不改初心?连她自己都忘了。

当她的父亲将她交予川岛浪速时称她为“小玩物”,并且把一个王朝一个国家的命运都交由一个女子来承担时,就注定了她的一生就是一个悲剧,是一场没有赢面的游戏。

最初的她是单纯放肆的,如同每一个被娇惯的大小姐,会向恋人撒娇,会给他做饭,会对未来有美好的祈盼。但是在被养父强奸之后,一切都变了。“失去了贞操的女人,拿什么去面对爱人?”所以她结扎输卵管,剪成短发,放弃失败的婚姻,决定自己去复国,自己去操控人生。

金壁辉,是一个耀眼的名字,是人们渴望到达的高度。挥金如土睥睨冷傲,可以穿着军装发号施令,亦可脱下旗袍摇曳生姿,英俊美艳,阴鸷不羁。

她在自己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问题上摇摆了一辈子,在大是大非之中渐渐面目全非。其实说到底,不就是个渴望爱情,渴望家园的女人么。

看到初恋跟其他女人鬼混不求上进,就给他钱告诉他要努力;来到中国以后遇到了阿福,在偶然又见到扮美猴王的他之后开心地说“猴脑很嫩的”;因为被阿福误会所以极力解释,甚至用金钱权势去强迫他为她表演……她做的那些别人眼中丧尽天良的事情,外界盛传的“床上司令”,汉奸,淫妇,日本人的走狗,卖国贼,被人人唾骂不得善终,永远只能孤身一人,因为她没有家,没有国,没有真正一心一意爱她的人。她说她叫月明,可是哪儿有机会给她去守得云开呢?

年轻时,她问“女人就不能活得轰轰烈烈吗?”想着一辈子不能靠男人,却事事都要靠男人。最开始哀求父亲不要将她送到日本去;后来为了完成生父的遗愿,她不得不屈从于养父的魔爪之下;为了能拥有更大的权力,她甘愿成为田宫中佐的情人;苟延残喘之时,还要用旧情唤起山家亨的怜悯以求不死;最后的日子里,寄希望于养父送来户籍证明渴望遣返日本;被杀之前,又相信阿福温情的话语,仍然想着可能中国会变得更好。

直到听见手枪里有子弹的声音,她开始慌乱,镇定,释然,大笑。这天下,本来就没有一处她的容身之所。

她一生走过弯弯曲曲的路,那么长,如尘土飘荡,无法转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东冬LEEL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