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会自己哭

作者:新闻中心

   前几天在学校的新体育馆办了张年卡,可以打打乒乓球,羽毛球,也可以去健身成肌肉男。每每来到体育馆门口,总能发现形形色色的轿车几乎停满了停车场,此情此景不免让人心生感慨:现在的人们手中的钱真是越来越多了。可转念一想,是不是越来越充实的钱包会让人变得不按常理出牌呢,不管去哪都要开车,上楼乘电梯,雇保姆做家务,然后花钱跑过来健身。烧的吧!
   和定期去健身一样,现代人也越来越多的乐于定期的去消费感情。手段多种多样,电影,电视剧,小说,报纸甚至道听途说,不一而足,总之,需求就是价值,各种媒体也绝不会傻到放弃如此既赚眼泪,又赚钞票,还赚名声的一石众鸟的好题材,于是,我们身边便到处充斥着什么所谓的“催泪弹”和“情感大戏”。
太阳成集团2007,   很不幸,这种包装以“催泪”或者“温情”的娱乐作品(我更愿意视其为以娱乐为目的的商品,当然,其中不乏优秀作品,此处对于对其的忽视表示歉意),却总是能网罗到大量的褒奖,进而使更多的消费者心甘情愿的为之大哭一场而大掏腰包。花钱只为流眼泪,听来好像有点怪异,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无论愿不愿意承认,我们这一代是品尝着琼瑶阿姨制造的咸涩的眼泪长大的,有的人会自己哭,有的人看着别人哭,幸好我还属于后者。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一边泪如雨下,还一边捧着小说爱不释手呢?琼瑶阿姨到底是迎合了人们怎样的一种心理呢?对于其制造的不计其数的泪水和掌声,我们应该是崇敬还是批判呢?如果要崇敬的话,重点是琼瑶成就了读者,还是读者成就了琼瑶呢;如果要批判,抛开其千人一面的剧情重复,谁错的更多呢,是琼瑶还是泪腺?
   看过《楚门的世界》的人们应该还记得那个真实而又虚无的Truman吧。影片中观看“Truman Show”的观众们长年累月的关注着一个完全真实的人的成长和生活,并不时为流露期间的人间真情所感动。然而,真实的呈现绝不是这场旷日持久的Show的成功秘诀,Truman毫无意识的面对观众大小便只会让人觉得恶心。很显然,最能打动观众的无非是Truman那些毫无矫情,绝对法子真心的感情的流露,父子情,男女情,兄弟情,只需是真情实感。
   然而,这些真的就是芸芸众生相要从中得到的情感的追求和心灵慰藉吗?
   先让我们是想几个如果吧。
几乎所有的看琼瑶的人都有一根向往爱情而又敏感异常的神经。看到书中男有才,女有貌,二人心心相印,真情日月可鉴,可就是要受到重重阻挠,有情人终成苦命鸳鸯。多么希望真心人能够从一见钟情到两情依依,二人世界,三口之家,儿孙满堂,白头偕老,演绎的是幸福人生,天伦之乐。可要是当真如此,谁还会揪心抓肺的为之以泪洗面呢,恐怕琼瑶阿姨早就找英达去拍肥皂剧了。
   到Truman得知真相,逃出“桃源”整整三十年,料想这三十年间大概不会总是如最后几天这般扑朔迷离,荡气回肠。可观众也不大会每天守在电视机前之为看Truman重复着同样的生活轨迹,(真实的生活其实就是波澜不惊的反复着样板试的生活模式),那么制片会眼看着收视率一路下滑吗?他应该不想下岗吧。怎么办呢?答案很简单,没事找事呗。不时的给Truman找点麻烦,比如让他坠入爱河,然后被甩,看他如何在失恋与自卑的苦海中挣扎;让他日以继夜的工作,但最终却因为只是不小心撞了老板一下而被炒鱿鱼,看他如何为讨不到生计而一筹莫展;或者陪伴了他十几年的宠物够(剧中Truman怕狗,此处仅是比方)在取报纸的时候被飞驰而过的卡车撞出十几米远,然后看他如何为失去之后而失声痛哭,这可都是“催泪弹”啊。相比于平淡的居家生活,我们更愿意为这些“真情”埋单。
   我们是真的善良而温情吗?
   那么到底所谓的“催泪弹”们的市场顾客群是怎样的?是什么促使好莱坞斥巨资打造一个天圆地方的巨大摄影棚,只为拍一部旷日持久的情景真人秀?
   商业无处不在,且巧舌如簧,它以人们所向往的形式欺骗着人们,这里没有什么伟大不伟大,只有供求关系。
   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去看一部以所谓“人间真情”为卖点的文艺作品时,总会有人说:“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多么感性的人啊。也有人在把一部作品反复玩味后,如释重负的说:“终于被感动的流出了几行热泪!”想证明什么,于是,越想越可笑。
   难道不可以为母亲日渐佝偻的背影而热泪盈眶吗?难道不可以为祖辈那皮肤松垮,骨质疏松却仍无限怜爱的婆娑着你的头发的手而感到哽咽吗?难道不可以因为在同一个屋檐下相伴四年,如今却不得不各奔一方的同窗挚友而洒泪挥别吗?
   为什么真正感人的温情非要在遥不可及的杜撰中,面对我们置身其中的生活,我们目盲耳聋,还是麻木不仁?为什么非得是贴了“感动”标签的商品才能使人想起故事中还有如此感动?
   从某种程度上说,那些可批量复制的感人瞬间也如毒品般侵蚀着人们的心灵。在充斥着敌意的社会生活中,人们大多已经遗忘了真情交融的感觉,然而,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冷酷无情的行尸走肉。于是,定期的消费压抑的感情成了缓释情感苦闷的良药。人们都在捧着一桶满溢着爱香的爆米花自欺欺人,并且乐此不疲。挤出几滴眼泪,说明还是一个健全的,有能力感知温情的人,苦闷的社会生活只因周围人不会真心相待,错的不是自己。于是,便彻底的放松,长处一口气,回家几天之内不会和父母吵架;走在街上,仍不带一丝笑容。
如果我们身上的防护罩不再隐形的话,那么满大街走的都是小号锅炉。
   为什么不能撕去伪装呢?
   是惧怕伤害
   还是伪装下,只是一副枯骨?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