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似乎比那位带孩子的妇女对阿甘的故事

作者:新闻中心

      影片开头和结尾随风而飘的羽毛我理解得没有那么没透彻,反而是那几个坐在公交车站前听阿甘讲故事的人给我印象更为深刻。年轻的女护士、带孩子的妇女、中年男人、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他们到来和离开都显得有些令人深思的意味。
      年轻的女护士一开始就出来,坐在阿甘的旁边休闲的看起书来,并且对于阿甘的故事显得有一丝不耐,然后匆忙地赶上公交车走了;第二位带孩子的妇女悄然而来,静静的聆听阿甘的故事,并且和他一起回忆那一年自己在干些什么,然后悄悄地走了,换成一位中年大叔;中年大叔似乎比那位带孩子的妇女对阿甘的故事更有兴趣,并且出言对阿甘的观点表示是不赞同,带有一种暗藏的说教的味道,这位大叔是在听到阿甘真实身份后大笑离开的,那大笑中包含的是对阿甘说法的不相信、嘲笑;最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女同样的静静的来,但她表现得比前三位都要淡定从容,哪怕是听到阿甘的真实身份后也只是稍稍有些惊讶而已,并没有离开,反而是继续耐心地听他讲完,还因此错过了一趟车,最后还给了阿甘一些建议,她不是自己离开的,而是阿甘自己先离开。
      这四个人物有没有感觉像是没有什么人生阅历渴望前进的年轻人;组建新家庭开始新生活、开始迈入人生新阶段但又怀念过去,处于一种徘徊又纠结人生阶段的青年人;有一定的阅历、对事物有比较固定的看法,并且开始以过来人的身份自居、带有一种莫名的沾沾自得感的中年人;看过人生百态、心胸阔达、不计得失,对自己和他人的定位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老年人。
     这四位人物的到来基本上都是无声而来而又带着各自的特点而走,他们之间的转换都是以前一个人所代表形象而结束:追寻探索、悄无声息、狂妄固执。可以看成是一种纵向的人生变化,而一直坐在那里讲故事的阿甘就代表着个人的横向的人生变化---每个个体,他所有遇到的人都是自己生命中过客而已,没有人可以陪自己一直呆下去,他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是生命中偶遇的一部分,随缘而来,随缘而走,不必为此感到有何伤怀。
      我想这是这仅仅是这部片子细节所呈现的一部分思想而已,主题是在探索生命的意义,但这部分所呈现出来的并不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主题。
      忘不了的是阿甘一直在奔跑的身影,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打动那么多人,我想也许这代表了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在里面,只是我自己的阅历不够,还暂时领悟不到。
      阿甘是幸运的,倒不是说他的运气真的很好:成为球队明星、荣誉军人、百万富翁,而是他“愚蠢”,他比常人少了一些东西,使得他不会追求一些我们正常渴望得到的东西,他没有正常人那么多曲折的心思,他简单直接,所以他比常人得到的要多要开心,而又不会被所得到的东西所负累。而常人正是有了那么多欲求,才空生出诸多的不满和忧愁。
      活得像阿甘的心态是一种幸福。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