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楚门幼年时在一次航海旅行中失去了挚爱的

作者:影视资讯

 楚门.伯班克一直生活在一座叫桃源岛的小城,他是这座小城里的一家保险公司的经纪人。楚门已经在这座毗邻大海的小城里波澜不惊地生活了三十年。自打楚门幼年时在一次航海旅行中失去了挚爱的父亲后,楚门再也没有航海,甚至怕水。他在桃源岛小城仿佛与世隔绝地生活着。

        楚门有一个作手术室护士的妻子汉娜和一个并不与他们同住的妈妈。楚门深深地爱着她们,即使母亲啰嗦又琐碎,即使汉娜千方百计地打击他外出旅行的热情。楚门是个标准的好好先生,温驯有礼,淳朴善良。

        楚门习惯在同一家书报摊买时尚杂志,他总是撕下杂志内页各式美艳模特的图片,或是眼睛的,或是发型的,或是嘴唇的,或是鼻子的,神经兮兮地不断把它们拼凑成一个金发大眼的女人模样。

       某一天,楚门照例前往公司上班,在路上竟然遇见了自己早已遇难的父亲!他衣衫褴褛,仿佛一个可怜的流浪汉。楚门激动地叫出了:“爸爸!”正准备上前,此时,父亲突然被两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强行拖走,楚门怎么追也无济于事......

        楚门立刻将这个惊喜又沮丧的结果告诉了妈妈。妈妈却斩钉截铁地告之楚门:他的爸爸早已丧生于大海,楚门一定是看错了。楚门闷闷不乐地回到家。

       菲利普是楚门的多年好友,他是大型超市的卸运工。楚门将自己与“死去父亲”不期而遇的奇遇告诉了菲利普,菲利普只是笑笑,带过了话题,并告诉楚门,他很羡慕楚门能坐在办公室的体面又悠闲的工作。

        楚门心有疑虑地继续着平淡无奇的生活,却发现自己周围隐隐向他张开了一张有些怪异的网,他在家里,他走在大街上,他经过书报亭......自己完全不相识的路人隐隐都在注视着他!某一次,他进入一个写字楼的电梯间,却发现电梯竟然是个空壳!他立刻被保安赶了出去。

        楚门感到恐怖极了,他似乎是被陷害设计了!他翻出家里地下室的一个大大的铁皮箱,找出了一件女式的红毛衣,红毛衣上别着一个圆形徽章,:“How,s it going to be end?”(一切该以怎样的结局结束?)徽章上印着这样的英文,楚门陷入了回忆......

        是的,这是他心爱的暗恋的劳伦的毛衣!那个金发大眼的迷人的女孩子,在大学的某一次活动上,他一眼就爱上了端庄大气的劳伦!在图书馆羞赧的楚门隐晦地向劳伦表达了倾慕之心,劳伦拉着楚门的手跑到了海边,月下,楚门亲吻着劳伦......劳伦突然告诉楚门,其实劳伦并不是自己的真名,楚门的朋友、亲人都在为他制造一个骗局!一个巨大的骗局!他其实是......正在这时,劳伦的父亲开着汽车冲上沙滩强行带走了劳伦,楚门惊愕不已,最后听到的话是劳伦的父亲说:“对不起,她有些精神疾患,我们马上准备去斐济了。”楚门此后再也没有见过劳伦。

        接下来的几天,楚门又发现了种种“怪现象”:他的邻居门前总是有一个抱花的人、一个遛狗的女郎、一辆有特殊标记的车来回往复地经过;自己汽车里的电台竟然随时播报自己的行车路线!还有那个警察!是的,自己恶作剧般想要查出“阴谋真相”而在小城树林横冲直撞搞得人仰马翻之时,那个竟然能脱口叫出自己名字的警察!仿佛已相识多年。可楚门完全不认识他,肯定的!

       楚门苦恼又惶恐,他不能航海远行,因为他怕水,连看到小船也很晕眩;他想去大城市芝加哥,上了汽车汽车突然引擎故障;他想去斐济,是的,去斐济,想去看看劳伦生活的地方,尽管,只是听说。旅行社的人告诉他:“机票早就一个月前售罄......”楚门觉得自己被困住了,紧紧地困在了桃源岛!他问菲利普:“你是我从小到大的知心好友,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生活在一场骗局中......很多事留心一下,觉得很不对劲,人人都在隐瞒什么。”菲利普沉思半晌,抬起头告诉楚门:“我不会骗你的,真的。”楚门笑了,眼眶有些湿润,菲利普也一样,他的眼眶红了.......

        菲利普告诉楚门他有一个礼物送给楚门,楚门顺着菲利普指向远处的手指看去,天啊,竟然是爸爸!是的!楚门看见了他的爸爸!多年前葬身大海的爸爸又复活了!楚门激动地冲上去,与爸爸热泪相拥......

       楚门不会知道,此时,这样的至亲骨肉重逢的场景正在全球被现场直播,楚门的脸出现在家庭电视机上,酒吧的悬挂电视上,世界各大人流量最为集中的城市的巨大显像屏上!全球都在目睹着这一幕!

       这不是电影,也不是纪录片,楚门也不是演员,他就是楚门。只是,他是全球最受欢迎的纪实性肥皂剧『楚门的世界』中的主人公,他是该剧的唯一主角!楚门今年三十岁,三十年来他的真人秀生活被5000多台遍布小城各个场所各个角落的摄像机24小时无间断拍摄,无间断全球直播!

      他不知道他生活的小城桃源岛其实是一座巨大的拍摄地——海港城;他不知道他的妈妈他的爸爸他的妻子他的同事他的邻居他的好友菲利普全是奥姆尼康电视制作公司的领薪演员;他不知道他的爸爸葬身海底是剧本的“剧情需要”;他不知道街道、汽车、学校、医院、绿化设施、公司的格子间、旅行社是高仿的道具;他不知道他的劳伦是“情节推动”;他不知道与爸爸在街上的“意外遇见”是演员安排计划的小疏漏;他不知道他此刻忘情地抱着爸爸哭泣是“制造高潮卖点”;他不知道他其实出生即被奥姆尼康电视制作公司领养并选中成为这部剧的主人公......

         Superstar不再是好莱坞的型男靓女,而是这么一个拥有巨大观众群体的普通人——楚门。三十年间的每一个时刻都有若干观众守在电视机前看楚门的一天。他的脸全球闻名。

         楚门不能离开桃源岛,确切地说是海港城拍摄基地,一旦离开,真人秀就无法继续。天才的奥姆尼康电视制作公司导演兼监制克里斯托弗巧妙地设计了合理自然的剧情牵绊住了楚门:父亲丧身于大海,楚门对海水心存阴影就无法航海,他就出不了海港城;汉娜旁敲侧击描述夫妇俩现实的经济窘况,楚门没有旅行的资金,自然也打消外出的计划;小学时,楚门说出想当冒险家的理想,地理老师用一张插满旗帜的世界地图告诉楚门:“世界已无险可冒。”.

        楚门决定从海上离开这座小城,他找到爸爸了,他不会再怕水了。他升起桅杆,拉起风帆,碧海蓝天,楚门顿时觉得从牢笼一般的小城脱逃成功。可是,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暴雨倾盆。克里斯托弗启动了人工天气程序阻碍着楚门的航海。桅杆断折,巨浪袭来......楚门浑身湿透,被大浪打晕,他闭上了双眼。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为楚门捏了一把冷汗,电视台的投资人勒令克里斯托弗停止对楚门航海的阻碍,观众不希望楚门死去,观众都很喜欢这个平凡的楚门。克里斯托弗冷冷地说:“他当着全球人的面出生,理应在全球人面前死去!”

        楚门从昏迷中间渐渐醒来,挣扎着起身,重新拉起风帆,继续他的旅程!此刻,全球的观众都在欢呼,楚门也仿佛能听见一般,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此刻,克里斯托弗的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一声巨大的轰隆声,把楚门从劫后余生的胜利喜悦中惊醒,他发现船舷竟然撞在了一堵墙上。一堵厚实的墙,绘着白云蓝天的墙壁。这碧海蓝天竟然是布景!楚门走下船,水竟然也只没及脚踝。他的前方是一座楼梯,楼梯上方连着一道锁住的门,楚门缓缓走上了楼梯......

        全球观众屏住了呼吸,一切都是那么地安静,大家都聚集在电视前静静地观看着这一幕。

        楚门停在了门前,背后响起克里斯托弗的声音。

        克里斯托弗:你好,孩子。

        楚门: 你是谁?
        克里斯托弗:我是创造者,创造了一个受万众欢迎的电视节目。
        楚门:那么,我是谁?
        克里斯托弗:你就是那个节目的明星。
        楚门:什么都是假的?
        克里斯托弗 :你是真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你经历过谎言,经历过欺骗,听我的忠 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给你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楚门:你无法在我的脑子里装摄影机。
        克里斯托弗 :你害怕,所以你不能走,楚门不要紧,我明白。我看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时我在看你;你学走路时,我在看你;你入学,我在看你;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那一幕。你不能离开,楚门你属于这里 ,跟我一起吧。……回答我,说句话。……说话!你上了电视,正在向全世界转播。

        楚门沉默地站在门口。半晌,他转过身来:"in case I don't see ya',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night. Hahaha! Yeah! "(如果我们再也没机会打照面,那么,下午好,晚上好,晚安,我就先在这里统统对你讲一遍啦!)一如每天清晨,楚门拎着公文包出门上班友好地例行公事般与邻居打招呼一样。

        楚门弯下腰,做了一个谢幕的手势,随后转身推开了大门,走出了海港城拍摄地最后的屏障。

        全球的观众热泪盈眶地在电视机前久久欢呼,鼓掌,相互拥抱......

        这就是1999年彼得·威尔的超现实影片《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的全部故事。荒诞,黑色幽默,有些变态又真实的窥探欲,玩弄他人于股掌的快感,真实的人性,现代高端科学技术的弊端,人类的隐私,生活的背叛与欺骗,小人物的惶恐与庸碌......统统都能在影片里找得到大片的或零星的碎块。

       我书念得不多,甚至很少,实在难以挖掘出影片很深层次的东西,尽管隐隐约约明白导演想要表达的或者抨击的。仅仅只是能触及灵魂的皮毛而已。单纯觉得楚门好可怜,看金.凯瑞惨兮兮地被亿万人围观,傻乎乎地兢兢业业扮演“好好先生”。

        也觉得自己就是楚门。也平平无奇,也有欲望与彷徨,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复制着生活。只是,楚门的界限是克里斯托弗人为所建,自己的界限与障碍是自己经年累积的习惯与戒心所构;楚门后来明白确实是生活在欺骗他,我也早就吃够了现实耍的障眼法的苦头;楚门一心想去航海,我觉得现实枯燥却安全;楚门感到不对劲竭力要去解开谜团不惜闹出大笑话为天下人制造乐子,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希望自己是个标准合格的“社会人”循规蹈矩严格地生活,尽管我也知道日子出了纰漏;楚门站在界限的大门前从容地鞠躬行礼走出稳固却虚拟的世界,我想,即使有那么一天,我可以选择,可是假如克里斯托弗告诉我他为我营造的世界永远不会有伤害,我很怀疑我会不会推开那道门?

         我要的世界同样很精彩,是未知的大大世界。不晓得还要突出怎样的“生活诡计”后我可以站在“楚门的界限之门”面前?或许那个时候已经辞掉了工作,或许早已青春不再年老体衰,或许依旧单身一人独自生活,或许开始向往沙漠与丘陵?我想,我还是会推开门的,只是,可能没有楚门那样戏剧般的幽默与潇洒。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2007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